快捷搜索:  as

但是这邴原何人,乃是李林的伯父

“你!”蒯越很想大骂出来,但是再一想,这里可不是背的地方,这里可是相处,还是辽侯的府邸,自己这么放肆,说不定就会飞出来一个人立即砍了自己,李林虽然没有杀使者的习惯,但是他的麾下可是干过,比方说张郃,就在襄城杀了一个使者,蒯越可不敢担保李林会不会这么做,反正李林做的震惊天下的事情可多了,不仅是一场一场漂亮的战争…………
 
    蒯越气鼓鼓的抖抖手,一挺胸,道:“辽侯在何处?某乃是带这楚王交代的大事而来的!”
 
    徐庶点点头,道:“好!蒯大人里面请!”说着,徐庶便引这蒯越,一路向里面走去。
 
    “嘿!哈!”没走几步,就听见几声叫喊,蒯越为之侧目,一看,竟然是两个十几岁的孩童,正在比试这剑术,但是看着像比试,但是刀刀都是朝着要害而去,两人手里的兵器也是寒光阵阵,一看就是已经开刃的利器,但是两个孩子竟然毫不在意,刀刀都是致命的招数,也不怕误伤,而再看一旁呢,一个差不多的孩子,长得极其的健壮,在指导着另一个比他们都要小的孩子抱这石块,那石块明显与那孩子的身体很是不协调,但是那孩子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,一边抱着石块,还一边练着下蹲。
 
    “嘿!哈哈!平!你这招对我没用!”
 
    “你个小子,竟然破了我这一招,你再看看这招!”
 
    “虎儿!别看他们,快练!还有三十下!”
 
    “诶!知道了!”
 
    只见四个孩子很是勤奋的干着手里的是,蒯越着实一惊,指着四个孩子,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这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蒯越就差这说李林虐待儿童了,徐庶淡淡一笑,道:“这几人皆是我家主公之子,或是义子!”
 
    “额?”蒯越呼吸一滞,李林竟然后代竟然也是如此勇猛,真是虎父无犬子!在看自己家主公生的那俩货,一个懦弱无能,优柔寡断,一个好逸恶劳,只知玩乐!哼,真是天壤之别!但是这李林也真是下得了心思,两个孩子对弈,竟然就用这样杀招,在看两个孩子身上的杀气,竟然有些慑人,此二人绝对上过战场,蒯越敢断定,没想到如此年纪,就有这般的武艺,怎么会不让蒯越佩服,李林这些个小辈,就然就如此的武艺高强,并且勤勉,这个李林不仅是统御兵马,在战场上行军打仗,都是兵法军略过人,治理国家乃是国士之才,屡次使出惊人之策,就连这教育后代,都是这般的厉害,李元杰,奇人,百年一遇啊…………
 
    蒯越赞叹一阵,当然是接着在徐庶的带领西宰往里走,眼看着就到了前堂,路过旁边一个小亭,亭中有二人正在对弈,很是安静,凝神,但是在看二人模样,也是有些让蒯越惊叹,蒯越阅人无数,看人自然不会错,看此二人定然乃是当时英才,听到了徐庶的脚步声,二人抬起头,看到徐庶带人而来,纷纷起来,对徐庶一拜道:“元直先生!”
 
    徐庶一点头,指了指蒯越道:“这位便是刘荆州之使,蒯越,蒯异度大人!”
 
 第一百九十四章 刘李议和(1)
 
    二人听到了蒯越的名字,也是没有露出一样,对着蒯越拱手也是一拜,道:“久仰大人之名!”
 
    “哦哦!”蒯越笑着点点头,道:“元直,此二位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徐庶道:“此乃是太尉杨彪之子,杨修杨德祖,这位乃是尚书卢植大人之子,卢毓,卢子家!”
 
    “哦!”蒯越也是拱手回礼,虽然此二人现在的可是没啥名声,还都是年轻一辈,但是二人的父辈,可都是这大汉天下鼎鼎大名之人,没想到此二人竟然还在李林的府内悠闲的下棋,可见李林这是已经得到了一众大汉老臣的支持啊!
 
    徐庶将蒯越带到一处,只见邴原已经站在那里,看到徐庶带着蒯越前来,上前两步,就算是迎接了,蒯越更是疑惑,他还还真就没加过这邴原,一看在等着自己的竟然不是李林,脸色有些涨红,自己诚心而来,这里了竟然对自己毫不待见,这是只听对面那人说道:“在下五官中郎将邴原,拜见蒯越大人!”
 
    “哦……”蒯越也是一惊,没有接上来,但是还是赶紧拱手道:“拜见根矩先生,在下襄阳蒯越,蒯异度!”
 
    用的是尊称,可见蒯越虽然没有讲过邴原,但是这中原三人一龙还是听说过的,能够见到身为自己长辈的龙尾邴原,也是蒯越的荣幸,虽然对于李林没有亲自接见自己,蒯越当然还是有些不乐意,但是这邴原何人,乃是李林的伯父,也可以看出来,这李林也算是对自己的优待了。
口茶,开始正题。
 
    邴原缓缓说道:“不知道异度前来,可是为了我家主公与那刘荆州之战事?”
 
    虽然刘表现在称王为楚,但是这李林这边从上到下,可就从来没有承认过,蒯越咂咂嘴,很想更正一下,想想还是算了,为了议和而来,也别为了一个称呼较真了,蒯越淡淡一笑,道:“某乃是为了这天下百姓而来?”
 
    “哦?”邴原眉毛一挑,这蒯越说的倒是冠冕堂皇,为了天下百姓,上到你家主公,下到你家一个小兵,何时为过天下百姓啊?
 
    邴原假装疑惑道:“异度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二人说话的态度,倒是想两个好友在聊天,倒是不想是两个这天下的诸侯的代表在对话,两个国家谈判,有很多种手法,无论是针锋相对的,还是表面风平浪静,而暗地里暗流涌动的,但是两方无论对方的强弱都要镇定,要是你坐不住,你就输定了,蒯越看着邴原问的不紧不慢,他回答的也不急不慢道:“如今我家大王与辽侯之战,足可以左右天下百姓之安危,某前来,不是为了天下百姓,有何为了什么啊?”
 
    邴原淡淡一笑,没点头,也没摇头,缓缓说道:“异度之意,老夫甚是不明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