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一支长枪伸了过来,直接挡在了马超的面前

“杀!”黄巾军一声大吼,立即奔着潼关杀去,而张白骑不知道,如今的潼关之中,许攸已经准备好了撤退的准备,潼关的西门呢已经缓缓打开,只等着袁尚将马超救回来,便立即撤退,马超一个照面,边让许攸和袁尚体会到了黄巾力士的恐怖实力,便知道要大事不好,立即整顿人吗,准备撤退,自己人嘛不够,加上马超自大,张白骑击败马超之后,必然猛攻而来,而现在弃守潼关便是最好的计策,在这里死战到底,最后估计也是关破人亡,与其白白送死,莫不如赶紧带兵出关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这是袁尚从冀州南逃之后最为明白的东西,如果是以前的黄巾军,这袁尚可能还会想着硬守一时,但是如见看到这黄巾力士的恐怖势力,他终于明白,为何函谷关在一个时辰都没有守上就被打了下来,郝昭为何在函谷关之中被黄巾军围杀,弘农为何在几天之内就被黄巾军打了下来,自己麾下的大军,狼骑营都歇菜了,自己麾下的大军,如何可以与黄巾力士相对,赶紧撤退才是上策,这个黄巾力士太恐怖了!
 
    自己关中还有大军,现在已经集结过来,潼关不可守只是一时的,自己的一时的撤退,便是等待着以后更好的进攻,很有毛爷爷的思想。但是一切准备就绪,这关外的马超可怎么办,现在马腾的大军在那里,袁尚还不知道,说不定那马腾的三万大军就会起大作用,而他大儿子要是惨死在了潼关之下,自己这里眼睁睁的看着马超惨死没管,马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所以袁尚也只好硬着头皮将马超救回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马超呢,看到袁尚的士兵,跟黄巾力士打了起来,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,而那一边,黄巾军的大军也已经冲了过来,只看马超缓缓的伸出手,放在了自己头盔上的兽面之上。
 
    “咔嚓!”一听一声脆响,马超竟然将这个兽面搬了起来,原来这兽面是可以活动的,马超按动了机关,将兽面搬了起来,向下一扯,兽面到了马超的嘴的位置。
 
    “咔嚓!”又是一声,马超一推,那兽面一下子又安回了头盔之上,正好挡住了马超的半张脸,而此时,要是看到马超的人变回一惊,因为现在马超的头盔,在马超小小的改动之后,嫣然就是一张狼头的形状,只露出了马超那一双腥红的眼睛。
 
    不错,这就是狼骑营另一个的由来,便是马超这狼头一般的面具,而当马超带上了这样的面具的时候,也就是马超真正疯狂的时候。
 
    “啊!”一声爆喝,马超长枪一抖,右脚狠狠的向地上一踩,直奔黄巾力士而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长枪直接刺进了黄巾力士的脖颈之中,巨力之下,直接刺穿了过去,马超一个闪身,松开手,超过黄巾力士的身体,握住已经穿过黄巾力士脖颈的部分的长枪,直接将长枪拔了出来,就那么一招,一个瞬间,一个黄巾力士的尸体缓缓倒下,马超的脚步根本就没有停下。
 
    冷峻的目光,顶上了下一个黄巾力士,而那个黄巾力士正跟自己麾下的狼骑营将士战斗,“哈!”马超奋力一挥长枪,直接打在了黄巾力士的脑袋之上。
 
    “啪!”长枪竟然承受不住,直接被马超打断,而黄巾力士的头骨也已经被打碎,晃了几下又到了下来,马超一把抽出腰间佩刀,奋力一挥,“唰!”又是砍下一名黄巾力士的头颅,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。
 
    “死吧!”马超怒吼一声,一把拔出立在地上的长矛政事狼骑营将士所用,左手持矛,右手持刀,好不由于,跑动几步,手中长矛直接投掷出去,一下子便插进了不远处一个黄巾力士的胸口,而且势头不减,又插在了地上,只见那黄巾力士就这样被钉在了地上,那黄巾力士还没有死绝,艰难的回过头,看着马超,一直马超嘶吼一声。
 
    “杀杀杀!”马超疯狂的挥舞这手中钢刀,看在了黄巾力士的身上。
 
    而马超的勇猛,也直接引起了其余黄巾力士的主意,十几名黄巾力士齐齐向马超冲了过来,“噗!”马超钢刀一横,一下子砍在了一个要攻击自己的黄巾力士的脖颈之上,可是紧随其后的另一个黄巾力士已经赶了上来。
 
    “砰!”狠狠的一拳,黄巾力士的左拳重重的打在了马超的胸口以上,马超只感觉自己胸口一片翻江倒海,但是这还没完,另一个黄巾力士也是冲了上来,又是一拳,马超只感觉自己喉咙一甜,摇晃着身子连连后退。
 
    “嘿!”马超狠狠的
    “哈!”一听马超身边一声爆喝,一支长枪伸了过来,直接挡在了马超的面前,打在了三个黄巾力士的身上,三个黄巾力士竟然直接被打的连连后退。
 
    马超一震,回头一看,正是自己的堂弟马岱,只看马岱一个健步冲了上来,拉住马超喊道:“大哥,敌军势强,快撤!”
 
    “呼!呼!”马超喘着粗气,见到黄巾力士竟然还要疯狂的冲上来,马岱赶紧拉着马超连连后退,大吼道:“大哥!大哥!”
 
    现在的马超,脑袋着实有些短路了,竟然只是紧紧的怒瞪着前方,对于马岱的大喊毫无反应,任由马岱拉着自己向后退,而另一面,张白骑的黄巾军大部队已经冲了上来,袁尚这边派出来救援马超的人马也已经被残杀的差不多了,只见马超周围的己方士兵越来越少,而黄巾军则是越来越多,最为可怕的就是那些黄巾力士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……”马超已经被马岱拖得临近了关门,忽然爆出一声嘶吼,震得连冲过来的黄巾力士也是一愣,“走!”马超知道,自己败了,毫无悬念的败了,自己堂堂纵横西北的锦马超,尽然输在了黄巾贼的手里,自己颜面何存,马超竟然感觉自己不是在败逃,而是那样的灰溜溜的逃走一般。
 
    马超一声大喊,马岱立即一掷手中长枪,长枪正中一名冲上来的黄巾力士,马岱立即对马超喊道:“大哥,城内已经备好了马匹快走!”
 
    马超没有说话,狼头面具下也是看不清马超的表情,只是看到马超毫不犹豫,直接回身想关内跑去,而潼关之中,袁尚早就已经带领大军出关,至于一小点的部队在等待这马超,估计马超再不进来,他们也要赶紧跑了,一看马超仅仅带着几个人,浑身浴血的冲了进来,看到带着狼头面具的马超众人也是一愣,要不是马超那特有的盔甲,他们可能都没有认出来,反应过来之后,那袁尚部将大喊一声,道:“将军快上马,冲出关去!”
 
    马超一直都是不说话,看到一个无主的战马,就知道是给自己准备的,一下子飞身上马,马岱也是紧随其后上马,袁尚部将也管不得后面那些还没有冲进来的己方士兵,立即喝道:“驾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